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838章:逆天改命(書號:184788

第838章:逆天改命

作者:紫木萬軍
    上古之時,三界鼎足而立。

    天界以天庭為尊,冥界以冥府為首,而人界有人皇領袖。

    只不過,仙魔之戰,三界大亂……導致天庭崩塌,冥府覆滅,尤其是六道輪回隱沒,冥界徹底輪回下界。

    沒有六道輪回的接引,陰魂之身始終欠缺,只能轉修鬼仙。

    修仙者飛升渡劫失敗之后,或兵解輪回,或轉修散仙,而所謂“鬼仙”,便是以陰魂之軀化陽返虛,渡劫成仙,茍延殘喘,每百年一小劫、每千年一大劫,沒有誰能超脫劫數。

    無論散仙還是鬼仙,都有著先天的缺陷,修為潛力皆不如正統的仙人,所以此類修士在上界地位極低,甚至受到奴役。

    若非萬不得已,沒有誰愿意成為散仙或鬼仙。

    ……

    聽完寧奉吉的講述,卓云仙父子陷入沉默之中。

    當然,鬼仙什么的對他們來說言之過早,至少云汐身負特殊血脈,又得玄冥傳承,也許還有別的辦法也不一定。

    心中轉念,卓云仙忽然問道:“前輩,我母親的轉世之魂得了玄冥大神的傳承,是否對她有影響?”

    卓云仙并沒有提及守墓一族,畢竟此事關系重大,他不敢拿自己母親的安危去賭人心的叵測與人性的貪婪。

    “呃,玄冥一脈么……”

    寧奉吉想了想,仍舊搖頭道:“老夫曾聽說過,玄冥大神的傳承的確很強大,但是陰魂之體受冥界規則限制,別說鬼帥,即便鬼王也無法隨意離開,否則只能等死,若非老夫殘魂之軀,倒是可以幫你們推算一番。”

    卓云仙有點失望,嘆了口氣道:“前輩,冥界有鬼仙這樣的存在嗎?”

    “自然是有的。”

    寧奉吉點了點頭道:“冥界雖然被貶為下界,但是九幽深淵之中仍有不少強大的存在,只不過他們不愿飛升上界受天庭奴役,所以選擇在深淵之中沉睡,除非天地大劫,否則不會醒來。”

    其實,關于冥界的諸多辛密,哪怕鬼帥之境的強者都不一定了解,但寧奉吉曾是鬼王心腹,又是天機一脈的傳人,因此知道的遠比別人多。

    卓云仙不由感慨,冥界果然沒那么簡單。

    隨即,寧奉吉將凝聚生死血契的禁術傳授給了卓傅海,并且以五行仙晶為媒介,令云汐寄宿于卓傅海體內。

    ……

    翌日,陰山村內氣氛歡騰,一派喜氣洋洋之景象。

    因為卓云仙的歸來,村長魏東籬特意舉辦了一系列的慶祝節目,大家聚在一起熱鬧熱鬧,就連陰山城主也派人送來了不少禮物。

    篝火周圍,樸直的山民載歌載舞,不時歡聲笑語。

    喜慶的氛圍驅散了眾人心里的陰霾,讓大家覺得未來又充滿了希望。

    卓傅海與云汐默默坐在人群中,似乎與周圍的環境顯得格格不入,但是此情此景,卻給他們一種莫名的溫暖。

    其實,冥界并沒有想象的那么陰森恐怖,只是長期生存在一種壓抑的氛圍中,每個人都會感到十分沉重罷了。

    ……

    相比外面的喧囂,寧奉吉的住處倒是格外的寧靜。

    一壺清茶,香氣裊裊。

    此時,卓云仙與寧奉吉相對而坐,手中端著茶盞,心情頗為輕松。

    誠實的說,一直以來卓云仙都對父母的事情耿耿于懷,如今家人團聚,盡管不算圓滿,卻也令他放下了許久的心結,至于未來會如何,他有信心和決心去改變一切。

    “老夫觀小友面相,似乎心情不錯,只是你眉宇之間隱現裂痕,想必是你神魂受到重創!莫非你在紫幽水域遇到了什么危險?”

    寧奉吉會望氣之術,一眼便看出卓云仙有些不妥。

    卓云仙對此早就習以為常,所以也不覺得驚訝,只是緩緩開口道:“紫幽水域之行還算順利,不過后來我被天人一族算計,神魂被天罰枷鎖桎梏。”

    當下,卓云仙簡單講述了自己在紫幽水域的經歷,聽得寧奉吉目瞪口呆。

    百舸爭渡就不說了,但邪神虛影兩次被滅是什么情況?!

    二位冥子被揍,冥殿地府的強者被嚇跑又是什么鬼?!

    紫幽宮恩將仇報,這怎么能忍?!

    還有天人一族和神罰都搞出來了,這也叫順利?!

    寧奉吉愣愣地看著卓云仙,他很想問問對方,你這家伙是不是對“順利”這兩個字有什么誤解?

    好,受到的刺激太多,寧奉吉同樣也習慣了,干脆懶得再問。

    這時卓云仙放下茶盞,話音頓轉道:“前輩,大山到底是何身份?是不是某位上古大能的轉世之魂?”

    “哦,你是如何看出來的?”

    寧奉吉沒有否認,反而好奇的問向卓云仙。

    卓云仙直言不諱道:“我從陰山城主那里打聽到一些關于大山的消息,雖然一路兇險,但是機緣不斷,成長極為快速,顯然氣運濃厚。前輩乃是天機一脈的傳人,自然算無遺漏,若非大山的身份非同小可,你又豈會在此歸隱多年。”

    “……”

    寧奉吉默然不語,面色頗為沉靜。

    卓云仙復又道:“那么,前輩究竟在謀劃什么!?”

    “小友為何如此問?”

    “前輩知我尋親心切,必然路過幽水嶺,雖然有些波折,卻也安然渡過,并且得了不少機緣……本來我并未有所懷疑,但是紫幽水域之變故,深淵一族和天人一族的出現,讓我覺得事情并沒有想象的那么簡單。似乎有一雙手,在幕后操控著一切。”

    “唉!”

    寧奉吉長長嘆了口氣,目光極為復雜:“小友,你真的很聰明,要不是老夫知道小友并無敵意,恐怕老夫要寢食難安了。”

    頓了頓,寧奉吉點頭道:“你猜的沒錯,大山的來歷非同小可,關系著整個冥界的命運……不過小友放心,老夫從沒有過任何惡意,而且你的出現的確是個意外,即便老夫再怎么神通廣大,也不可能算到你會出現在這里。”

    “那你做這些,是為了什么?”

    卓云仙隱隱感覺,自己應該是牽扯到別人的因果之中。

    寧奉吉又是一聲嘆息:“天意之下有定數,三分是運,七分是命,老夫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要逆天改命罷了。”

    說完這話,二人各自沉默。

    ……24
双色球最大复式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