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軍事小說 >> 第二百零二章 禁毒會議(書號:220399

第二百零二章 禁毒會議

作者:金無恙
    “張大人,您前腳剛走一天,我后邊就跟著來了,不過白船長的船快,我怎么追都追不上。【≤八【≤八【≤讀【≤書,.▽√”陳麻子喘著粗氣,“趙大人說,這東西務必親自交到您手上,其他人都不能過手。”說著他從身上取下一個牛皮筒,里邊一封跳虎寫的信,還有一個小瓷瓶,兩個物件都用蠟給封了。

    張明啟先打開了信,“……麻子你先下去,讓孫之怡給你開個房間。”陳麻子知道這里邊的內容不是自己可以聽的,領了交接函便退了出去。

    小貝克在一旁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試探性地問了下,沒想到張明啟讓他留了下來,“西蒙·貝克,莫迪亞洛克在巴達維亞沒有大使館,你就留下來,還希望你能傳達一下我們的意見。”

    小貝克興奮地不行,他在家里一直被當做長不大的孩子看,悉尼的中國人卻讓他參與重大事情的決策,這種參與感不禁讓他對鷹派更加反感。

    張明啟把窗戶關了起來,里邊只剩下孫之怡,他自己加上小貝克。

    “阿奇博德可能現身了……”

    一石驚起千層浪,孫之怡還沒啥,小貝克卻嚇了個半死,那次攻打市政廳,一顆流彈擊中了他家的吊燈,吊燈就砸在他眼前,好歹就差半步。

    “他在哪兒?我們快跑!這人不要命的”小貝克慌不擇言,還以為阿奇博德就在巴達維亞呢。

    “貝克,靜一靜,你這樣子我怎么放心把任務交給你。”張明啟把大手摁在貝克肩上,“看來上次暗殺陛下的事我們都被他給耍了,一直以來我們都以為是英國人干的,現在看來另有其人。”

    “你是說這是阿奇博德干的?”

    “我心中九成九相信,除了咱們,誰還能弄出一把恩菲爾德出來?當然我不是偵探,這個還需要證據。”張明啟拿出一個瓷瓶,“不過眼下就能證明他在哪里?”

    “這是啥玩意兒啊?”孫之怡跟小貝克都湊了過來。

    張明啟神秘地笑了笑,“阿奇博德的拿手好貨,白面兒。”

    “臥槽……”小貝克甩了甩頭,連忙往后退了好幾步。

    “你吸過這玩意兒?”兩人看著小貝克。

    “不不不……我不喜歡成癮性的東西,過去我戒酒就戒了兩年,這玩意兒是惡魔,你哪來這個的?”

    “跳虎從日本給我送來的,他信里說現在日本一些上層從南洋呂宋進口這玩意兒,當初刺殺我的島津久英也吸食過。【≤八【≤八【≤讀【≤書,.▽√”張明啟一拍腦袋,“怪不得當時沒有一點預兆呢,那孩子直接抽了刀就往我肚子上捅。”

    “不能憑這個長得像白面就武斷下決定,畢竟西班牙是這個世界首屈一指的大國,指責他們包庇毒販說不定會引起跟西班牙的爭端。”孫之怡憂心忡忡地看著張明啟,“張總制,咱們現在東南亞就只有一個營,海軍近乎于真空,西班牙人要是愿意,可以隨時切斷咱們跟大陸的航線。”

    張明啟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我擔心情況遠比這個糟糕,阿奇博德刺殺過查理二世陛下一次,對咱們表現出巨大的敵意,如果他慫恿西班牙人侵略咱們的地盤的話,現在的情況咱們根本頂不住。”

    “這不是還沒確定是不是白面兒嗎?”小貝克心存僥幸,“說不定這就是面粉,趙將軍可能搞錯了。”

    “去找雷尼爾滋買個死刑犯。”張明啟把瓷瓶放在桌上,“就是不知道量夠不夠。”

    “絕對夠了!”小貝克目測這一瓶里至少有三百克,“這么大的量,夠毒死一頭牛了。”

    “那小孫你趕緊去找人。讓李東魁幫你注射,看成癮性怎么樣,確定是白面兒后必須立馬報告給悉尼,所有藩國境內都必須杜絕毒品。”張明啟打開門,“小貝克我有事跟你說。”

    “張大人,你吩咐。”

    “如果確定這個是毒品的話,你也知道危害,我需要你做一趟信使,立馬把這件事報告給阿爾伯特,這可不是開玩笑的,阿奇博德對你們的敵意可能遠比悉尼要高。”

    “明白了!”小貝克領了任務,郁悶的心情一掃而空,這個任務比做生意刺激太多了好不好。

    張明啟本來是到巴達維亞休養來著,沒想到此處事情比日本跟琉球還要多,當真是歇不下來了。

    孫之怡那邊找到雷尼爾滋,說要買一個死囚,雷尼爾滋狠狠地敲詐了一筆,然后給了他一名犯了搶劫罪的海盜,這個海盜也是命途多舛,才剛剛出海就被線人給出賣了,如今到了澳洲人手里,死肯定是免不了的了,唯一可以欣慰的是可能不需要像絞刑那么痛苦。

    海盜被押到了澳洲公館的密室,張明啟親自給李東魁設置了實驗流程,一共一個月的觀察周期,李東魁每日都要交實驗報告。

    “總制大人,咱們這樣子太被動了,要不要送一些人去呂宋打聽下阿奇博德的消息?內務院在這邊發展了不少線人,找幾個西班牙籍的過去。”孫之怡給張明啟介紹了下巴達維亞站的消息渠道,原來的黑水公司正式作戰部隊已經全部劃到了督軍院,但是保留了刺殺跟刺探情報的組織,一直是孫之怡的得力助手。

    “行,這件事經費不限,一定要給我查清楚了。”

    張明啟捂著肚子,“你先等會兒,這件事交給你辦,但是咱們其他事不能落下,霹靂那邊怎么說。”

    孫之怡一提到霹靂,心情立馬放松了下來,“霹靂那邊打了幾次架,李為信回到霹靂后,準備推廣咱們的悉尼政府模式,幾大家族都表示贊同,但是關于誰當第一任統攝,幾家誰都互相不讓,他們跑到巴達維亞來找我仲裁,被我給推了回去,鬧了好幾個月,最近才堪堪把新政府架構弄好,這不,他們把主要負責人都送了過來,準備去悉尼政府實習半年。”

    “誰當的統攝啊?”

    “我原本以為是李家人,但是后來挺出乎我意料的,是陳家族長陳原光,這老頭也是幸運,李為信資歷太低,魏培德全家被北大年抄沒了,手里沒了資本,陳原光又許諾,他要是當了統攝,必定給各家多大的市場云云,反正搞得好不熱鬧。”

    “這老頭無師自通啊!”張明啟抓了抓自己的頭皮,“他們跟悉尼銀行貸款了多少?政府機構建立起來,單憑各家捐款,恐怕架子搭不起來。”

    “前后兩百萬大明元……”孫之怡笑道,“這個是交引院總制洪曉燕特批的,估計王總也是暗中默許,因為這些錢可以養活不少咱們的人。他們要建統攝府、炮臺、國道,各種公司,悉尼各個企業的訂單都排到后年了。”

    “畢竟是商人,膽子就是大,兩百萬元,悉尼有這么多錢嗎?”

    “那咱們可管不著。”孫之怡從兜里掏出幾枚硬幣,“張總制,這些硬幣是剛剛沖壓完畢的,一塊錢,十塊錢,跟五十塊都可以拿到手里,兩百萬么,我看就只是個數字了,咱們哪來這么多銀子跟黃金。”

    張明啟從孫之怡手里接過硬幣,重量都挺壓手的,一元是銀銅合金,總重七錢二分,含銀量就有六錢四分,再加上這精美的圖案,市面上搶手得不得了,甚至有人出高價,以八錢的價格收購。

    一元背后是太祖皇帝朱元璋正像,上邊是正楷大明國澳洲悉尼銀行制幾個字樣,正面寫著大寫的一元,又寫了永歷通寶四個大字,外緣是鋸齒狀,防止有人切個角啥的。

    張明啟拿起銀元吹了下,然后放在耳朵邊,銀幣特有的響聲似乎將他帶回了童年,“這看起來跟袁大頭真像,連聲音都差不多。”

    “誰說不是呢,這個設計,包括銀含量都是照抄的袁大頭,不過新版銀幣銅幣跟金幣都已經上呈到了皇帝那邊,批文已經下來了,現在交引院正在加印,霹靂跟琉球日后都要廢除原來的幣,改用大明元。”

    “好主意,我在琉球跟日本花錢愁死了,都是碎銀子,成分有好有壞,我都不知道他們怎么區分的,牙齒一咬就知道,真是神奇。”張明啟把一塊錢揣進兜里,“這枚就歸我了,我去把玩把玩。”

    李東魁試驗了幾天,發過來的報告越來越讓張明啟確定這就是白面兒沒錯了,如今犯人已經出現了吸毒的明顯癥狀,吸了以后出現幻覺,不給吸整個人煩躁不堪,現在只差情報人員的側面驗證。

    可是不管這是不是阿奇博德的毒品,它已經在琉球、南洋還有日本部分地區泛濫,作為共和國光輝下成長起來的一代,張明啟對毒品痛恨不已,趁著霹靂高層都在巴達維亞的機會,立馬召集人手,準備召開一次工作會議,這次工作會議也是悉尼第一次發布給各藩國的聯動任務,因此意義非凡。

    為了準備好這次會議,孫之怡命人把巴達維亞市面上所能碰到的白面全部花重金收購一空,除此之外連藥店里的阿片也未能幸免,這些將來都會出現在在各藩國的禁毒列表中,阿片作為處方藥,必須得到太醫院藥品署授權的藥店才可以買到,管制程度上升到跟砒霜一個等級。除此之外,海關,警察等等都要接受緝毒培訓。

    如今的狀況,打不過毒販子,我禁毒還不成?先把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管好了,其他國家誰愛吸誰去吸,不過禁毒任務任重而道遠,1652年可真是個多事之秋啊。11
双色球最大复式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