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言情小說 >> 第915章 愛是一道光(3)(書號:220424

第915章 愛是一道光(3)

作者:姜小牙
    “是么?”

    應寒年挑了挑眉,“可是不行,林宜很喜歡和你一起玩,我不忍叫她失望,那只讓你推掉工作了。”

    是這樣嗎?

    江嬈一臉單純地看向林宜,“姐姐,要不你少找我玩,等我拍完了來找你,好嗎?”

    “……”

    林宜扶額,徹底放棄說話。

    應寒年這是用軟刀子一個個殺呢。

    “你姐姐最疼你,當然好。”應寒年聽到江嬈的話滿意地勾了勾唇,“我讓人送你回去。”

    “好,謝謝哥哥。”

    江嬈乖巧點頭。

    一個一個全部退場后,就剩他們兩個還有一群男大學生。

    林宜看向應寒年,正對上應寒年漆黑的眸,看得她心里發顫,他將她摟進懷里,薄唇印上她的額角,喑啞地道,“輪到你了,我的團團。”

    他低笑一聲。

    性感動聽。

    林宜聽得寒毛直立,她咬了咬唇,忍不住道,“你這樣做我會沒朋友的。”

    “我做什么了?”應寒年挑眉反問,將杯中剩下的酒一飲而盡,把杯子擱回旁邊,“我有讓她們不找你么?我像牧羨光那么吼了么?我像姜祈星那樣拉著你直接離開不讓繼續玩了么?”

    他沒有。

    他多好。

    “……”

    林宜說不過他,索性閉嘴不說話了。

    “我知道,你懷孕這段時間衣食住行都被拘著,難得出來玩一次,當然要盡興,我可不會像羨光和祈星他們那么不懂體貼。”

    應寒年摟著她,手掌輕輕地拍著她的肩膀,臉離得她很近,字字都灌進她的血液似的,呼吸輕輕地拂過她的皮膚,“不過他們都走了,那就只剩我陪你盡興,你不介意吧?”

    “我……”

    林宜剛想說話,應寒年的目光往外一瞥,聲音陡然冷下來,“都去哪里?”

    她抬眸,只見那群大學生正貓著身子想無聲無息地離開戰場,被應寒年一聲嚇得全站在原地。

    “繼續跳,跳到明天這個時候。”應寒年冷冷地開口,視線在他們中間掃了一圈,最后落在一個穿白T的年輕男孩身上,“你出來,你領舞。”

    “……”

    白T男孩嚇得吞口水。

    “怎么,我應寒年請不動你們?”應寒年問,聲音是笑著的,眼中是冷的。

    “……”

    白T男孩只好往前站。

    他們怎么可能不認識應寒年,誰又敢開罪應寒年。

    “音樂。”

    應寒年揚聲,音樂重啟,燈光重啟,白T男孩僵硬地開始領舞,后面的一群人也開始跟著跳,怎么看都跟僵尸群舞似的。

    跳到明天這個時候,想想都可怕。

    dJ都卡碟了,播的是死亡之聲。

    五顏六色的燈光落下來,林宜看著那群大學生一臉無辜郁悶地跳著舞,又聽燥悶的音樂中,身旁的男人不屑地冷笑一聲,心里忽然有些不大暢快。

    她沉下臉,站起來淡淡地道,“你喜歡看跳舞就繼續看吧,我回去了。”

    話落,她的手便被應寒年一把攥回去,她跌坐回沙發上,應寒年給了她今晚第一個冷臉,“怎么,跟男大學生跳舞可以,和我看個跳舞都不行了?”

    “我是什么樣的人你清楚,我會不會玩得出格你也清楚。”

    林宜冷冷地看著他。

    “……”

    混亂的燈光下,應寒年的眼顯得陰沉無比。

    “你只是在找茬,應寒年。”

    林宜甩開他的手,再一次站起來,然后又被應寒年攥回去,應寒年一把將她按在沙發背上,低下頭就鎖住她柔軟的唇吻上去,強勢而瘋狂地撬開她的唇,襲卷一切,勾著她發泄自己的不滿。

    一群跳舞的大學生看得目瞪口呆。

    林宜震驚地睜大眼,去推他的胸膛,應寒年索性抓住她的雙手往后按,在她的唇上咬了咬。

    林宜一疼,不再理他,也不再反抗,冷著臉由他去吻,她不抗拒了,他的眼底一黯,吻逐漸變不再強勢,有些服輸的意思。

    他貼著她的唇,嗓音越喑啞,“我只是在吃醋,團團。”

    語氣是無奈無力的。

    他的聲音在嘈雜的音樂聲中不值一提,可落在她的耳朵里無比清晰。

    “……”

    林宜的睫毛顫了顫。

    “我清楚你的一切都沒用,那種場合,那種畫面,我還是會吃醋。”應寒年放開她的唇說道,黑眸深得像是要在這個夜晚吞沒掉她,他虛心求教,“怎么辦?”

    “……”

    “我的罪么?”

    “……”

    “我的錯么,嗯?”他低沉地問道,尾音帶著痛苦微微上揚。

    對上他的眼,林宜的心頓時就軟了,想想剛剛那樣的畫面,其實應寒年出現的時候,她還是心虛的。

    換成是她站在應寒年那個位置上,她也克制不了自己會多想。

    她靠著沙發背,道,“我不知道書雅會帶我們來這里玩。”

    是的,她開始賣隊友了。

    “嗯,所以她活該被牧羨光吼。”

    應寒年頜首。

    “我一開始也沒想到,是夏汐和江嬈慫恿我上去的。”她道。

    “嗯,是她們不對。”

    應寒年再頜首。

    “我是只想跳舞的,我沒想那個男生會上來,我不是和他共舞,只是斗舞,我們沒有任何肢體接觸。”林宜繼續道。

    “嗯,我知道你最乖。”

    應寒年勾唇,薄唇吻上她的側臉,閉上眼聞著她身上的香氣。

    “這么說,你接受我的解釋了?”林宜問,應寒年閉著眼道,“當然,你說什么我都信,我可舍不得兇你。”

    應寒年剛剛玩那一出她是不開心的,但他現在這個樣子,卻叫她的心像是被揉了一把,再說不出任何不好聽的話,甚至還想無條件順著他。

    “以后如果還有這種容易產生誤會的場合,我不會參加,參加了也會和你說一聲,行嗎?”

    林宜吃軟不吃硬,于是開始做自我檢討。

    “好。”

    應寒年滿意地睜開眼,含笑深深地盯著她,眼神有些醉人。

    “那我們現在回家?”

    林宜問。

    “不,看跳舞。”應寒年斬釘截鐵。

    “……”

    合著說了半天醋意還沒消。

    林宜無奈了,應寒年在她的唇溫柔地親著,笑瞇瞇地摟著她繼續看大學生們的凌亂之舞。
双色球最大复式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