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一百劍一十三章劍果樹(書號:220428

第一百劍一十三章劍果樹

作者:一鹿臨風
    “要我付出代價?”老茶樹譏道,“也不撒泡尿照一照,你算哪根蔥?”

    “真是氣死我了!”馬初陽惱道,“我要把你的紫茶葉摘下來燒水泡腳洗襪子。”

    “少爺,可不要亂說!”紅衣一聽,嚇了一跳,“你不知道,那紫茶葉可是茶爺爺的本命茶葉,一百年才會長一片。少一片它的功力就減一小截,聽小春兒說,就是皇無雙爺爺求它,也是不得。”

    “那,留它在這里有什么用?”馬初陽不信道。

    “少爺你不知道,”紅衣道,“茶爺爺在這里好幾百年了,它的靈性足,能夠吸引天地靈氣的匯聚,有了它,這皇極峰才會靈氣濃郁,土壤肥沃,是皇極峰一寶。”

    “小紅,你跟他磨嘰些什么,”老茶樹哼道,“這種無知之徒,你卻喊他什么少爺,真是丟了你家老主人的臉面。”

    “茶爺爺,你誤會少爺了,他真的是一個好人。”紅衣忙向茶樹解釋道。

    “我可不管,”老茶樹道,“你快將這不知深淺的混蛋帶走,真是污了我的眼,十息之內,若他還在這藥園之中,可別怪我將他剁了,當我的肥料。”

    紅衣一聽,臉色大變,向馬初陽道:“少爺我們快走,茶爺爺發話了,就是皇無雙爺爺來,也沒辦法。”

    “老小子,你記著,你敢侮辱我,我會讓你腸子悔青。”馬初陽氣哼哼的說著,跟紅衣走出了藥園。

    老茶樹沒有再理他,它存于世已有好幾千年,這種人它見多了。它雖然能夠象捏蟲子一樣捏死他,但是,他既然能進到這里來,定然跟皇無雙有些關系,真的傷了他,在皇無雙面前也不好交待。

    “少爺,你別生氣,茶爺爺就是這么古怪,誰的面子都不給,”紅衣嘆了口氣道,“就是龍奶奶來向它求半斤一般的茶葉,都要求上半天。”

    他說的龍奶奶,自然是龍若蘭了,也就是皇無雙的夫人,子蝶的新師父。

    “這是奴大欺主啊!”馬初陽搖搖頭。

    “少爺,可不敢這么說。”紅衣道,“我聽說,皇爺爺曾經跟它訂立過契約,并無奴仆之分,相反是皇爺爺求它的,要將它供著,不然它會跑到空冥之中,永遠消失。”

    這樣嗎?馬初陽眼珠子急轉。他之所以跟老茶樹抬扛,是因為他發現那紫茶葉對自己那金柳有好處。自從金柳進入他的神識海以來,令他的神念增長甚快,如今都與準圣大圓滿差不多了。他與金柳的關系也越來越密切。

    他也感覺到,這金柳雖然是圣株,不過,似乎還有些什么缺陷,但是是什么缺陷,就是他也說不清楚。他只是覺得,那紫色茶葉對金柳補充缺陷有極大的作用。也因此,他是要謀取那紫色茶葉的,既然如此,就沒有必要跟它好言好語地討好了。況且,一看老茶樹的態度,就不是什么好家伙,討好它也沒什么用。

    入夜,老頭兒叫小春兒來喊紅衣。見到馬初陽時,小春兒道:“子蝶姐叫你有空去看一下她,說要考一考你才學,你可不能認熊了。”

    什么,子蝶要見我?馬初陽一愣。他得了老頭兒的叮囑,不得在皇極門內亂闖,否則要關進鳥籠里。他知道老頭兒雖然有些不大正經,但是,一旦認真起來,自己還真承擔不起那后果。所以,他雖然有些去看子蝶,卻是不大敢出皇極峰。

    “這個,小春兒,你知道我不是你們皇極門的弟子,是不能隨便亂走動的。”馬初陽苦笑道。

    “沒事,沒事!”小春兒從懷中取出一個令牌,“你看,這是什么?”

    “這是什么?”馬初陽一愣。

    “這是我從老頭子的書房盜來的通行令,”小春兒看了看四周,小聲道,“有了此令,皇極門的所有地方皆可去得,你先帶上它,之后,便交給子蝶姐。”

    “怎么,我去見子蝶還要偷偷摸摸不成?”馬初陽皺眉道。

    “你不知道嗎?”小春兒道,“各峰都是有禁陣的,沒有身份令牌,是進不了去的。”

    “不對呀,”馬初陽道,“我之前可是到過許多峰,不是沒有禁陣嗎?”

    “你還說呢,”小春兒白了他一眼,“以前是沒有,可是,這不是因為你來了嘛!”

    “我?”馬初陽撓了撓頭。定然是各峰峰主都知道他到了皇極門,想起他能盜到寶庫去,各峰哪里還安全?便激發了禁陣。

    “還有,現在天天來找子蝶姐的人,可真多。”小春兒埋怨道,“整天吵嚷嚷的,人家都不能好好學習了。”

    “這不是正好了?”馬初陽笑道,“有人的學習熱情本來就不是很高嘛。”

    “哼,懶得理你!”小春兒哼了一聲,將令牌一拋,扯著小紅便向峰外走去。

    馬初陽把玩了一會兒令牌,心中一動,化為一陣風,又奔向藥園。

    藥園之中,除了老茶樹外,還有不少圣株。有幾千年的何首烏,有大腿粗的人參,有雨傘大的靈芝,有長滿果實的朱果樹……

    這里面,最令馬初陽心動的是朱果樹,聽說這朱果可是能提高資質的,效果還不錯。當然,人參靈芝更不錯,只是,那都是獨苗,挖走了老頭子還不跟他急呀?

    當馬初陽化形滿心渴望地走向朱果樹的時候,那朱果樹卻拔腿便跑。

    這?馬初陽一愣。不由著急起來,追了上去:“喂,老朱,你別跑呀,咱們打個商量,交換此好東西,怎么樣?”

    好東西?朱果樹停了下來,似乎有些疑慮。可是,只不過兩息,又嗖地跑了起來。想來,對方一個小修,怎么會有自己想要的東西?

    “真的,不騙你。”馬初陽忙道,并從懷里掏出一片金柳葉。

    那朱果樹已跑出了好幾百米,金柳葉一出現,卻停了下來,又跑了過來。只見它一根枝杈一抖,一個朱果向馬初陽飛來。同時,馬初陽手上的金柳葉也向它飛去。

    拳頭大的朱果落入馬初陽手中,馬初陽有一種沉甸甸的感覺。不過,心中卻有些失望。因為,這果實雖然已經成形,但是,卻并未成熟,果肉很薄,果核很大。

    可是,還沒成熟你給我有什么用呀?正想向朱果樹問幾句,它卻跑得沒影了。

    “小子,我不是朱果樹,我是劍果樹。”馬初陽的耳邊傳來一道嗡嗡的聲音。

    劍果樹?馬初陽一愣,接著,卻是大喜。
双色球最大复式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