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2229呼叫(書號:220429

2229呼叫

作者:野狼獾
    鄒青說著起身走出了森林,徐沖想拉,已然來不及了,只能躲在后面關敵料陣。

    鄒青固然是六百年前第一殺手,但是不可能快過子彈。那邊幾個家伙,可都是草木皆兵,搞不好看破他哪里不對勁,就給他一梭子,當場打成篩子。

    這個鄒青也算是一個寶貝,不僅僅是生物工程學上的謎團,還有巨大的情報價值。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損失可就太大了。

    但見鄒青胸有成竹走出樹林,手指上轉著一根帶黃色流蘇的絲絳,那是他舊衣服上的一部分,可能有什么淵源,總之他不舍得扔了。

    這邊幾位本地匪軍,猛然瞧見一名殘兵鉆出來,也是一驚。車上那位更是趕緊操起那挺機槍,對準鄒青。當然他還是克制住驚慌,畢竟這個人穿著自己人的衣服。但是……這個人怎么看,怎么怪。

    鄒青哼著小曲,邁著四方步向前。身上這件迷彩軍服全然沒有拉上拉鎖(不會用)而是將左前襟掖在右前襟里面。武裝帶在腰里系了個扣。他自己覺得這樣算是“左衽”,容易混進蠻夷。

    奔尼帽,橫著戴,卷起帽檐的一邊向前(與正經戴法差了90),他自覺無非就是軍卒戴的,范陽笠式樣的氈帽,缺了櫻子而已。

    帽子后,一頭長發披到肩上。短劍長風斜插在S腰帶右面,匕首插在左面,要帶上系著紫色流蘇的白色玉佩,腳下一雙皂底的官靴,剛才他從死尸身上扒了一雙皮革軍靴,但是太小,實在不能穿,于是又換回這雙舊鞋。

    那幾個兵張大嘴,看傻了。他們還從未見過有人這樣踱四方步,官腔走路的,哼的小曲兒更是聞所未聞。本地游擊隊穿上孟貢武裝的衣服進行滲透,是常有的事,所以車上機槍手,全然不敢以軍服來分辨敵我,尤其這個人衣著舉止也實在太怪,卻也不像是游擊隊。他打開機槍保險,隨時準備開火。

    鄒青到了跟前,也不看腳下藤甲兵尸首,直接跨過去,然后向車上車下兩人一拱手。

    “二位總爺,辛苦、辛苦。”

    車上那家伙大喊一聲,扣動了扳機。

    鄒青一直偷眼瞧著他的指頭。他自然快不過子彈,但是有把握快過擊發過程。

    他蹭的一閃閃過槍口,槍口火光中,鄒青全然不見了。那機槍手轉動機槍,不過這挺機槍安裝在頂部一個生銹座圈上,水平移動不是那么靈巧,尤其目標太近的情況下。

    正納悶,卻見下面同伙慘叫一聲倒地,喉嚨上呲呲噴血。耳聽身后風聲,再要轉身,一柄鋼針刺透了后心。

    車里正握著通話器喊叫的中士見狀不妙,推開車門就要跑,沒跑出幾步,一柄飛刀,翻滾著直中后腦,死尸當場栽倒在地。

    徐沖在遠處沒太看清整個過程,只看到頃刻間,三人全部被干掉。鄒青的速度何止了得,簡直出神入化。他見過羽翎出手,已然快的看不清,但是鄒青似乎還在她之上。

    他趕緊提著槍向前跑,到了跟前,鄒青正站在你車頂,研究這輛越野車,用他的短劍,這里戳一下,那里捅一下,似乎對全金屬的車體十分吃驚。

    “這就時電臺?”

    “這不是電臺,是車。電臺在里面。”

    “車?沒見附近有騾馬啊?這得四匹河西馬才拉得動吧。”

    徐沖懶得向他解釋,鉆進了車里,找到電臺。如他所預料,撤離根本不是真正的軍用電臺,就是日本建伍的車用電臺,遠比軍用設備容易設定。他知道在哪個波段可以找到王延秋和凌云。當然不能說太多,以免被監聽到。

    “毒蛇毒蛇,這里是黃鼠狼。”

    “毒蛇毒蛇,這里是黃鼠狼。”

    呼叫了幾遍后停下,他不清楚王延秋會不會收到,還得多呼叫幾次,如果一直沒有答復,就等找個地理屏蔽較少的制高點在呼叫幾次。

    等待的功夫,他可以利用電臺,竊聽附近敵人的通訊。孟貢的地方武裝除了一身行頭唬人,各方面都很菜。電臺保密意識幾乎就沒有,有什么說什么。他們唯一有效的加密手段是本地土話,徐沖確實聽不懂。

    他監聽著的十幾個本地武裝的通訊頻道,有一半說德欽語,他能聽懂一些,其余完全聽不懂。但是每一路通訊,驚慌失措的語音里,也能聽出一些名堂。看起來,德昂盤踞的吳蟠匪幫,在面臨嚴峻的軍事挑戰,所有方向都在求援,有的頻道里還能聽到槍聲。

    這功夫,鄒青也沒閑著,四下搜羅,找到幾把刀和一些壓縮餅干。他雖然對現代事物茫然無知,但是食物特別敏銳。甚至于找到罐頭后,能下意識猜到大致的用途。

    徐沖一邊嚼著餅干,一邊監聽電臺,轉臉向外看時,鄒青正琢磨怎么打開一聽咖啡罐頭,翻來覆去幾下,竟然摸到門道,扣住拉環打開了,這小子也不謙讓,仰脖子倒進自己嘴里。

    “呸呸,太苦,太苦……什么藥?”

    徐沖搖了搖頭,繼續調整電臺。等過了片刻,再向外看時,卻見鄒青左手握著一個手雷,右手扣住了拉環。

    “噗”的一下,鄒青就在徐沖眼前拉掉了拉環,然后一臉懵逼看著,大概因為并沒有他預料的什么飲料流出來。

    “快扔了!”徐沖大喊。

    “扔了?”鄒青懵懂看向徐沖。

    “有多遠扔多遠,傻逼。”

    這個東西正在倒計時,要給這個無知無畏的家伙講清緣由,怕是來不及,于是徐沖丟下這句話,一腦袋扎進自己褲襠里。
双色球最大复式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