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百合新文《坑文寫手農家樂》已開

作者:八步蓮心
    冷艷的稱帝, 竟也前所未有的簡單。

    因為以她神出鬼沒的功夫, 加上穿越大隊喪心病狂的武器, 已經讓所有人驚呆。

    除了她是女神帶著天兵天將降臨人間, 實在想不出第二種解釋。

    大家也都精明, 完全不打算浪費這次機會, 在林雨涵的指導下,將現代炒作之術執行了個徹底。

    再加上商人董珠的包裝技巧,很快,全國人都知道冷艷是真命天女了。

    雖然女人做皇帝的事在歷史上只出現過一次, 但是,如果這女的是天定帝王,那還有什么好說的?

    這年頭, 最大的就是“天”啊。即便是皇帝,都是“天子”呢。也不過是天的兒子而已。

    所以, 所有人沒有任何猶豫, 直接就臣服于冷艷。

    冷艷的登基,居然出乎意料的順利。

    原本, 復辟團隊還在擔憂皇族只剩下冷艷一個女人, 將來登基會有不便。沒想到就這么解決了。

    所有人皆大歡喜。

    當然, 最高興的當屬冷艷了。

    她已經恢復了皇族的姓氏,改名君艷。并且,祭天登了大寶。

    在最華貴的宮殿里,她摟著傅瑤,感慨萬千:“沒想到, 我真的走到了這個位置。”

    “是的,你已是天下之主,擁有了整個天下。”

    傅瑤微笑。

    君艷卻搖頭:“我不在乎是否擁有天下,我只想擁有你。”

    傅瑤沒有說話,只是笑著吻了上去。

    她的笑那般真實,沒有半點逢迎。

    是的,這一次,她雖然依舊是帝王的女人,卻不再有半點刻意的取悅。她是真心愛著這個帝王,一如對方也真心愛著自己。

    當初,她是從來都沒愛過那個皇帝的。

    其實,那皇帝對她,也從未真正愛過因為,若真正愛過了,又怎會那般容易轉變?

    她前后失蹤的時間也不到一年,他就已經重新愛上了另一個女人。

    雖然,后來那個皇帝出來投降的時候見到了傅瑤,眼中仍舊有情,甚至,比以前還更艷羨些。可,那又如何?他喜歡她、欣賞她,甚至想得到她,卻,不代表他愛她。

    傅瑤始終相信:愛,一旦開始,就是唯一。

    或許,這世上的愛,除了“刻骨銘心”,還有“日久生情”,但,她只要前者。

    因為她始終相信,只有刻骨銘心的愛,才是真正的愛。日久生情的感動,叫情,不叫愛。

    真正的愛,是悸動,是心跳,是那一份刻骨銘心。是永無替代。

    這道理,她遇到冷艷后才懂。

    只有真正遇見了愛,才會了解什么是真正的愛。

    冷艷也一樣。

    即便她從冷艷變為君艷,但她對傅瑤的感情,卻始終不變。

    那種刻骨銘心的感覺,只有傅瑤能給她。

    甚至,每每沐浴,她還能對著水中的人兒流鼻血。

    這,是愛情最幸福的樣子。

    淡然,有的人終其一生都沒體會過愛情。男歡女愛,對于他們而言,只是獲取所需的一種手段。

    比如傅文君。

    她始終認為自己輸給傅瑤,是因為自己沒有選對人——

    那個皇帝太廢物了,別人一造反,他就垮了。

    當然,對于她的這種奇葩理論,傅瑤也沒給面子,直接笑著甜甜回了一句:“他是不是對的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只要是我選的,一定是對的人。”

    傅文君愕然。

    似乎唯恐傅文君聽不懂,傅瑤還繼續解釋著補刀:“其實我選誰并不重要,因為只要是我選的人,我就可以讓她成為皇帝。哎,大概這就是天生的皇后命。”

    “……”傅文君一口老血,吐不出去,又咽不下來。

    看她氣得不行卻打不到自己的樣子,傅瑤十分開心,帶著宮女離開。

    雖然顧忌民間輿論和靈泉水的仁慈屬性,她們奪取天下后并沒有多殺一條人命,即便是之前的皇帝和妃嬪皇嗣,也都活著。

    但,對這個曾經謀殺了自己三次還成功了兩次的“妹妹”,傅瑤是不打算輕易放過的。

    古人就教育過我們: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所以,對于傷害過自己的人,以眼還眼、以牙還牙,還是十分必要的。

    即便是顧念靈泉水的屬性,不能也去殺了她,但偶爾來戲耍一番還是可以的。

    好,其實傅瑤也蠻無聊的。

    以前做皇后的時候,滿皇宮都是情敵,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綠茶婊白蓮花齊飛,夠她慢慢撕著消閑的。

    可現在倒好,君艷做了皇帝后只有她一個女人,完全沒有要納妃嬪的意思……這讓一等再等三等還等不來后宮“姐妹”的傅瑤很是失落。

    尼瑪沒有白蓮花綠茶婊之類的撕著玩,真的好寂寞啊啊啊~~~

    所以,她只好隔三差五來氣傅文君玩了。

    可憐的傅文君,花骨朵一樣水嫩的臉龐,很快就被氣得如失了水分的干花,臉色蠟黃虛弱,法令紋深陷,還帶著黑眼圈……

    本著喝了靈泉水要多做好事的原則,君艷決定救救這個可憐人——讓人配了滿滿一葫蘆催眠藥丸,囑咐丫頭在她醒來后就喂一粒、再醒來再喂一粒、再醒來再喂一粒……

    反正沒傷人性命。

    當然,活著跟死了也沒什么區別了 = =

    沒了玩物的傅瑤又開始無所事事,各種煩躁。

    原本她想去尋穿越大隊的人玩來著,奈何大家都忙得不得了——能不忙嗎?得忙著做好事啊,不然哪天掛了都不知道。

    畢竟,靈泉水喝了之后是需要強大的功德來支撐的。她們之前炮轟皇宮,雖然是奪天下少不了的步驟,但畢竟造了殺孽,是需要很多很多功德來平衡的。

    功德哪里來?

    當然是做好事唄。

    說實話,就算是砒霜也沒這靈泉水見效。

    只要大家停下來休閑一二,身體就會不適,不是這疼就是那不舒服的,太嚇人了。

    而只要她們去做好事,就立刻百病全消,身體倍棒,吃嘛嘛香。

    這下子穿越大隊集體苦笑不得了:得,這哪是讓人延年益壽的靈泉水啊,分明是催大家做好事的催命符嘛。

    董珠也終于懂了這靈泉水的意義——就是讓人永遠為社會做善事。

    因為做善事,才能久遠。

    如果不做,就要掛掉。

    呃。這絕對是最有效的勸善水。

    不過,大約這靈泉水的意義也就在于此。一個人憑什么能長長久久存在?自然是因為她的存在對世人有利。

    董珠也終于明白,靈泉水對她最大的好處,不是讓她延年益壽、永葆青春,而是拯救了她作為一個商人的靈魂。

    曾經篤信“商人就是傷人”的黑心傷人,如今滿世界跑著做善事……

    董珠這一次,是真的悟了。

    人活著,終究要做些對別人有利的善事,不能光想著自己。

    善待世間,世間才會善待你。

    所以,這群人滿世界做善事,完全沒時間理某皇后的無聊。

    某皇后因為曾經在六零年代救了太多人的性命,又為古代引渡了一批善人,咳咳,所以,功德目前還是夠的,并不需要滿世界奔波著行善。

    可是,她無聊啊。

    看著自家皇后如此無聊,君艷也是愁上加愁啊。

    為什么說愁上加愁呢?

    因為管理國家對她來說本身就是一愁啊。

    她是一個暗衛。雖然被打著暗衛的旗號灌輸了一身本事,管理一個國家綽綽有余。但,她的心還是暗衛心啊。

    她已經習慣了一個人,習慣了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習慣了在暗處行走生存……她不知道正常的人家需要過什么樣的日子,也就不知道什么是老百姓真正想要的福祉。同樣,也不習慣管理著一大幫官員。說實話,就那些官員的等級名稱她都要記很久,更不用說官員都名字了。

    天知道她當了一年皇帝都記不全滿朝文武都名字。

    還好她是個話少的,平時就算省去稱呼,只一個眼神,就直接對著某人說話,也沒人覺得突兀。要不然,她就只能天天在朝堂上喊“那誰”、“那誰”和“那誰誰”了。

    也還好她的冰山屬性,讓滿朝官員只能習慣她的沉默寡言,不敢多問半句。

    但是,這依然讓她壓抑啊。

    不是別人不說她就不會壓抑的。

    原本朝堂上的事就已經夠鬧心了,回宮還看到自家皇后在那郁悶,于是也跟著愁上加愁了。

    反倒是傅瑤看出她的情緒不對,倒過來詢問她。

    她把奏折里幾個猶疑不決的事說了,傅瑤想了想,給了個建議。君艷覺得大好,興奮得一拍桌子:“這主意好!就這么辦!”

    突然,她福至心靈,冒出一個想法:“皇后,不如以后你幫朕來處理這些政事?”

    傅瑤一怔,隨即拒絕:“不行!這怎么可以?國家政事該皇上決斷,我一個皇后如何能越俎代庖?”

    其實,這事很敏感,是父親早就囑咐過她的。哪怕皇上現在對她再寵愛,她也不能不識分寸去干涉政事。后宮不得干政,這是基本守則。

    然而,她剛才眼里那一閃而過的神采,并沒有逃過君艷的眼睛。

    是的,她喜歡管理。

    確切地說,她原本就向往能做一番大事。

    想起當初在六零年代,傅瑤為了將來做一番事業的各種努力,君艷內心無比愧疚:自己真是做暗衛獨來獨往太久了,完全不會體貼別人的心情,哪怕是自己最愛的人。自家皇后,分明就想做一番事業啊!

    于是,不容反抗地,君艷握住了傅瑤的手:“好了,這件事就這么說定了,以后奏折和朝政都由你幕后決斷。這是圣旨,不得違抗。”

    “皇上……”傅瑤目光灼灼,里面裝著千言萬語。九分興奮,一分為難。

    君艷微笑,捏了捏自家皇后的臉:“好啦,朕自己都是個女人,哪還有什么后宮不干政都忌諱?我們本就是傳奇,經歷了傳奇,也該書寫傳奇。你就大膽去干。”

    “皇上……”那最后一分為難,也沒有了。

    只有無盡都興奮與感動。

    “好了,現在該我干了。”君艷嘴角勾起一個大大都弧度。

    “皇上……”

    一聲羞澀都輕喚。

    而君艷,已經抱起了她,走向龍床。

    誠如君艷所說,她們一行人,經歷了傳奇,也必將書寫傳奇。

    這個朝代,在這對帝后和穿越行善大隊的共同作用下,無比繁華,空前強盛。

    而她們所有人,也成為了大家心里的傳奇。

    甚至,許多年后,人們還流傳著她們的傳奇。

    有人說,她們根本就不是世間女子。她們是神仙,女神和女仙。

    甚至,就連她們終老,都是不見尸體的,就那樣直接失蹤了,一點痕跡都不曾留下。

    沒有人知道她們去了哪里。

    當然,她們去了千年之后,以不老的容顏,繼續在時間的長河里做著善事。

    其實,她們也想念千年后的那個年代啊。

    甚至,即便是在壽終正寢消失前,她們也一樣偷偷關注著那個年代,關注著那個年代里的人呢。

    甚至,她們還偷偷對那個年代的人伸出過庇佑之手,對于曾經幫助過自己的人,在關鍵時刻也幫助了他們呢:)

    一切,都有因果。

    而她們的故事,永無盡頭。

    作者有話要說:  真正的全文完。

    接下來,我會全力開填言情文《左手碼字右手打臉》和百合新文《坑文寫手農家樂》,歡迎收藏評論幫著暖場哈。

    如果不喜歡那兩篇又喜歡蓮心的文字,可以收藏蓮心的專欄,等以后看有沒有合胃口的文哦。

    蓮心一直在努力,愛你們。
双色球最大复式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