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兩八百四十八章(書號:220435

第兩八百四十八章

作者:來自遠方
    演武結束之后, 林苑四營增為五營, 虎賁軍歸入天子親軍,韓嫣升任虎賁校尉。

    此職本當授給兵家門人,卻被出言婉拒。

    見其態度堅決, 劉徹思量一番, 當日頒下圣旨,命韓嫣領虎賁營,凡參與練兵的兵家大賢均授爵。年長者官博士, 壯者授都尉,著手訓練京軍, 演練戰陣。

    淮陰侯后人被賜姓田,這讓田蚡好一陣興奮。

    可惜天子再無后言, 甚至連賜下的宅院都是相隔甚遠,絲毫沒有田蚡所以為的, 助王太后娘家興起以抗竇陳之意。

    趙嘉如愿以償,幾名墨家大佬被他所言機關吸引,且有天子準許,當日便留在林苑,開始為研發武器戰車、點亮新的科技樹埋頭苦干,添磚加瓦。

    此外, 兵家大佬隔幾日就會出現在軍營,每次都要趙嘉出面“接待”。

    被大佬包圍, 各種兵法謀略一股腦向下砸,趙嘉頭暈眼花, 咬牙撐過三回,第四次終于撐不住,專門安排一場實戰訓練,直接腳底抹油。

    躲進林子不出來,看這些大佬還怎么逮人!

    實戰訓練之后,臨到四營休沐日。

    竇良和陳蟜幾人離營返回城內,剛剛下馬,沒來得及洗漱更衣,就被各家長輩約談。

    據傳回營內的消息,各家大佬沒動手,更沒生氣,如灌強更是對灌賢大為贊揚,還派人給林苑送來十頭肥豕,三十扇肥羊,并兩車粟米。本人親登平陽侯府,向曹時當面致謝。

    相比之下,竇嬰和竇彭祖的態度則有點迷。

    竇良被召進書房,面前堆起小山高的先賢典籍和禮法。即使其中的內容已能倒背如流,卻還被要求再熟讀一遍,務必牢牢記在心中。

    “無論如何,面上必須過得去。”

    竇良滿頭霧水,不明了此言何意。

    竇嬰和竇彭祖同時嘆息,心有戚戚焉。

    因儒生和黃生相爭,兩人亦曾有過不和。但在林苑演武之后,他們赫然發現,自己那點事算什么,竇良才是重中之重!

    做外戚的自然不能沒腦子。

    不好聽點說,該狡詐就得狡詐,該狡猾必須狡猾,不能時時表里如一,否則必然給家中招禍。可竇良明顯有長歪的趨勢。而且是大幅度傾斜,不及時出手,怕是想扶都扶不起來。

    兩人做過一番懇談,作為竇氏的繼承人,未來的領軍人物,竇良黑點沒關系,哪怕黑成墨汁,只要禍害的不是家國百姓,完全沒有大礙。

    但有一點,表面必須端方!

    謙虛的人設不能倒,溫良的光環不能拋!

    沒到衛綰那個歲數,不能蹦高作過就躺下碰瓷,必須把該有的人設和光環套好,至少在國內的時候必須保持住。

    等到走出國門,奉旨開疆拓土,隨便竇良怎么蹦高去浪。

    竇嬰和竇彭祖達成一致,苦口婆心對竇良進行教育。

    整整一日,竇良被關在書房,接受親爹和從父教導。夜間回房休息,做夢夢到的都是“子曰”和“子言”。

    等到天明起身,想到還要去書房,還要面對親爹和從父的良言,竇良不免一個頭兩個大。又不敢偷跑,生怕被逮回來,教育的力度翻上幾番。

    與其遭受此等煎熬,他寧可休沐期早點結束,馬上回到軍營。更在心中發誓,下次休沐日,他干脆留在林苑。回家就要被召進書房,實在有點撐不住、

    竇良在府內盼著回營,陳蟜則截然相反。

    自同三公主成婚以來,陳蟜兩次隨大軍出征,歸來后又常在軍營,兩人可謂是聚少離多。三公主聰慧,性情不似陽信跋扈,夫妻倆未必如膠似漆,但也有幾分親近。

    堂邑侯府尚無孫輩,陳午的兄長比他早成婚,至今仍無子嗣。宮內的陳皇后也一直沒有消息,陳午和劉嫖沒說什么,侍奉三公主的宮人沒少在她耳邊提及。

    “這是母后的意思?”

    知曉宮人竟同王太后傳遞消息,三公主勃然色變。非是她不孝順,而是宮中形勢如何,劉徹又是什么態度,她不知曉全部也能掌握七八分。

    這個關頭,王太后竟還想插手堂邑侯府事,是嫌母子的關系還不夠糟糕,亦或是要和大長公主徹底撕破臉?

    激怒大長公主,于情于理,陳皇后都不會再退讓。畢竟王太后插手列侯家事,怎么看都沒理。

    “我夫有爵,我有食邑。”三公主冷下表情,對宮人再無半分親近,“我身邊不缺人,你索性回宮,繼續去母后身邊伺候。”

    “殿下!”

    三公主極少發怒。

    有陽信那樣的姊妹,很多事都必須隱忍,可她絕非任人擺布的性情。王太后此舉不被察覺且罷,一旦被發現,她必然被架在火上烤,夫妻離心都是輕的!

    陳蟜是她的丈夫,兩人未必有男女之情,卻有夫妻之義。

    堂邑侯和館陶姑母待她不錯,兄嫂固然冷淡,也從未曾與她面上難看。比起在宮內的日子,她更喜如今。

    思及此,她恍惚有些明白,二姊為何常年留在漁陽,非必要絕不回長安。如果陳蟜>>

    不是在天子親軍,兩人尚沒有孩子,她都想搬去食邑,眼不見為凈。

    宮人哭求無果,三公主不耐煩看她,直接命人將她拖出去。沒有立即把人送回長樂宮,全因要顧及王太后的顏面。

    思量一番,她決定后日入宮時,將人一并帶上,順便同王太后把話說清楚。

    宮人被拖走時,恰好遇陳蟜迎面走來。

    見其被拖曳在地,滿臉涕淚,嘴里-塞-著布巾,陳蟜腳步微頓,卻未開口詢問。

    進到房內后,夫妻倆對坐幾前,三公主沒有隱瞞,將事情一五一十說明。

    陳蟜放下漆盞,握住三公主的手,嘆息道:“難為你了。”

    三公主搖搖頭,順著力道倚在陳蟜懷中,閉上雙眼,低聲道:“我只想同你好好過日子。”

    “我明白。”

    午后發生之事,自然有人報于劉嫖。

    意外的是,劉嫖沒有動怒,更沒有立即前往長樂宮同王太后當面對質,僅是隨意擺擺手,令忠仆退下去,其后拿起竹簡,繼續核對食邑戶數。

    “殿下,事情就這么算了?”

    開口的仆婦跟隨館陶多年,從她少女時起就伺候她,更隨她一同入堂邑侯府,是她絕對的心腹。

    “算了?當然不。”館陶冷笑一聲,提筆在竹簡圈畫,“還不到動手的時候。”

    “殿下的意思是?”

    “些許小事,又沒做成,除了添場氣,動不了她的根基。阿嬌說得對,她到底是天子生母,親情割不斷。鬧得次數多了,反倒給她機會,她可是最擅長裝可憐。”

    “殿下英明。”

    “少奉承我。”劉嫖笑了,“早年我想不明白,是我蠢,怪不得旁人。如今想明白,自不能再犯蠢,更不能帶累我的嬌嬌。”

    “皇后殿下定知殿下苦心。”

    “我的嬌嬌自然是好。”劉嫖笑得更加明艷,“王娡難得犯蠢,漁陽在食邑常年不歸,還沒給她提醒,如今又動起三女的心思,當真是可笑。”

    早幾年,如果有人對劉嫖說,王太后會做出此等蠢事,劉嫖絕不會相信。只能說時間在變,人也在變,變得彼此都不認識。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仆婦退出室外,正要出聲呵斥,來人迅速上前,在她耳邊低語幾聲。

    “你說真的?”

    “千真萬確!”

    仆婦神情微變,轉身返回室內,向劉嫖稟報:“殿下,宮內傳出消息,昨日韓校尉和公孫太仆宿未央宮,有家人子行為不端。天子有意壓下此事,長樂宮卻刻意挑開,要問韓校尉-穢-亂宮廷之罪,連皇后殿下都被責問。”

    “什么?”劉嫖先是表情一沉,隨后似想到什么,發出一陣冷笑,“原來如此。”

    “殿下,可要準備入宮?”

    “去,為何不去。”劉嫖站起身,長袖振動,如水波輕擺,“命人備車。”

    “諾!”

    長樂宮中,王太后表面向韓嫣發難,實則目標指向陳皇后。

    劉徹顧念母子親情,不想事情變得太難看,偏偏王太后咬住不放,又有家人子顛倒黑白,其后一頭碰死在石階下,硬生生潑下污水。

    韓嫣跪在殿中,眸光低垂,面上沒有任何表情。

    公孫賀目睹全部過程,心知這是在長樂宮,言行不可造次,然而,看到高高在上的王太后,聽她一聲聲尖銳的指責,只覺怒意上涌,近乎壓制不住。

    “阿賀,事情同你無關,你莫要沾上。”韓嫣低聲道。

    “無關?”公孫賀攥緊拳頭,硬聲道,“阿嫣,從你八歲時,你我便相識。今日這事明擺著不對,你難道要認下?”

    “當然不認。”韓嫣聲音冰冷。

    經過最初的混亂,他逐漸理清脈絡,昨夜分明是一場局,表面看是為他,實則指向椒房殿。他的辯駁無關緊要,最關鍵要看天子的態度。

    “母后,此事不怪阿嫣,更怪不得皇后。”劉徹打斷王太后的指責,沉聲道,“那名家人子是朕賜給阿嫣。”

    用“朕”而非“我”,證明劉徹的耐心瀕臨極限。

    “陛下!”

    王太后還想再說,殿外宦者通稟,弓高侯請見。

    “弓高侯來了?”

    “教出如此劣孫,弓高侯該來請罪!”王太后沉聲道。

    “母后派人去了弓高侯府?”劉徹眉心一皺,聲音帶上怒意,“母后,弓高侯古稀之齡,你還沒鬧夠嗎?!”

    “天子!”王太后滿面震驚。

    以往無論劉徹如何震怒,都不會當面發火。如今竟公然指責她,還是當著宮人宦者的面?

    弓高侯進殿不久,未等行禮,突有侍中匆匆趕來,伏身在殿前,顧不得禮儀,急聲道:“陛下,頓丘急報,黃河水徙,恐泛郡!”

    “什么?!”
双色球最大复式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