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外番外五(書號:220436

外番外五

作者:余小捌
    當大狼還是小狼的時候。

    它便被爹娘給趕出了狼群, 至于原因,還小的它根本不去想,因為那個時候, 它畢竟努力尋吃的,以免讓自己餓死, 還得處處提防著周圍的野獸, 以免讓它落入其他野獸的肚中。

    它雖然小, 卻極為的謹慎, 雖然大多的時間都是餓著肚子, 但是最起碼還是熬了過來。

    只不過, 就再一次獵捕的過程中,還是小狼的大狼被兩條豺豹盯上,彼此撕咬,弄得渾身是傷黑色的毛發下是一片血淋淋, 卻仍舊躲不過兩條豺豹。

    就當它絕望的時候, 一條同樣不大的黑狗沖了進來, 一狼一狗出乎意料的, 居然直接將豺豹給逼退了。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 它們相識了。

    黑狗并不是野生,只不過偶爾會上山一趟,尋些吃的再下山。

    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稍微大了小狼一些的黑狗, 對于這條受傷不輕的小狼很是照顧,就是捕來的獵物都會拖過來與小狼一起吃。

    而小狼從一開始的遲疑, 漸漸的變成了接納。

    每次孤獨的待在山中,都是期待著嗅到黑狗的氣息,這樣它們就能夠相遇。

    只不過,黑狗上山的次數很少,有的時候幾日便能夠相見、有的時候卻一兩個月都不會上山一趟。

    就這樣,從一條小狼等成了大狼。

    大狼覺得不能這樣下去了,于是就在黑狗上山之時,利用了美狼記將黑狗給一舉拿下,更是順利的留了種在黃狗的肚中。

    之時,大狼絕對想不到,自己的媳婦居然揣著兒子就跑了。

    這個不說,甚至懷了種的媳婦脾氣也變大了許多,弄得大狼偷偷下山,都不敢露面。

    特別是當它看到狼狗崽子生出來后,連跟毛都看不見。

    傷心的大狼無法,只能夠捕些獵偷偷得給媳婦加餐,平日里為了讓自己不那么像媳婦兒子,它直接一狼踹了整個狼群,身上的傷痕多了許多,可也讓它當著了狼群的頭頭。

    只是,大狼卻怎么也想不到。

    在這個時候,自己會被人給收養了。

    雖然這人時不時就是摟著它的脖子喘不過氣來,可大狼都決定忍下去。

    別的不說,待在這家人中,能時不時的與媳婦碰碰面,又能夠找狼狗崽子出出氣,這種日子倒是過的也挺幸福的。

    所謂近水樓臺先得月……是這么說的吧。

    大狼可不就是得了月么,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巴著媳婦,終于是將它給拿了下來。

    陪著主人游山玩水,還有媳婦相伴,就是又生了一個狼狗崽子,丟給了先前的崽子養著,日子照樣好過。

    可如果大狼硬要有什么不滿意的,就是它的人生太短了。

    大狼只記得在送走媳婦的悲痛后,它也沒多久就去世了。

    等它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個狗崽子。

    身為狗崽子的大狼剛出生,就被一戶人家給收養了,而它這輩子的主人是一個讀書郎,大狼知道主人很是能耐,小小年紀就中了秀才。

    只不過,這任主人會武功會讀書卻不愛出門游山玩水,整日里就知道待在府邸,要么關在房門之中讀書,要么在花園中舞劍。

    大狼有些憂慮,主人出不去它也出不去,又如何能夠尋到自己的媳婦呢。

    于是,大狼是想盡法子,將主人帶了出去。

    雖說是游山玩水,可它變著法子將主人帶到了溪山鎮。

    不過剛剛到了溪山鎮,大狼就嗅到了一個熟悉的味道,它猛地沖行前,直接將那人撲倒在地,就是不愛甩著的尾巴,都是忍不住的甩動了起來。

    “大狼。”祈弘和一驚,連忙上前去扶摔倒在地的人,他問道:“小哥,可有傷在哪里?”

    那人癟著嘴,也不管摔疼的屁股,只是看著掉著地上摔懷的蒸糕,臉上黯然:“我的蒸糕摔壞了。”

    祈弘和瞧著,不知道為何嘴角上帶上了微笑,他說道:“前面有一家鋪子好想有賣,在下賠你一塊可好?”

    那雙兒卻是搖了搖頭,他的眸光中帶著明亮,說道:“后面街道的那家味道才正宗,你賠我那家的吧。”

    “好,我陪你。”祈弘和緩聲說著,只是他話中的‘陪’并非‘賠’。

    雙兒臉上的笑意更深了,尤其那雙眸子笑得如同月牙一般,他輕快的說道:“我叫莊聆可,你叫什么?”

    而大狼卻沒在意這兩人在說著什么,因為它又是嗅到了一個令它狂喜的味道,旁邊的一家鋪子的母狗正生著小狗,它的大黑媳婦出生了!!!
双色球最大复式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