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退零八章諸神退散(七)

作者:鶯蘿
    胡瀅那把華麗與實力共存的寶刀利刃寒光閃爍,凝聚了周遭無數水汽,一道道幽藍光澤變作金色旋紋撲襲天魔。

    被惡心得夠嗆的魔頭此時也紅了眼,他振臂一揮,身后數支漆黑光劍迸發,隨著他舉動萬劍齊射。

    與此同時,天地間震蕩起一聲類似牛角號聲,低沉宏遠,久久不絕。

    像是要鎮壓住這號聲,忽然戰鼓雷動,激越鏗鏘,與銀色電光應和,肅殺之氣滿溢。

    密匝的云層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涌動,其上隱約可見兵馬成群,刀槍林立。

    一團不尋常的黑氣自北方飛來,然而中途像是被什么擊落,伴隨著數道列電奔馳,天地乍亮刺眼。黑氣不散反而更加凝重,鬼哭狼嚎的聲音充斥整個祁連山地界。

    德明帝的身影忽然現身在秦翎墨他們跟前,他一身藏藍色軟甲,手持銀白長劍,語氣鏗鏘有力。

    “魔兵前來助紂為虐,我等奉天帝之命攔截,三千萬天兵必達使命!請諸位不必憂心,全力誅殺天魔!”

    他傳達完信息后身影便消失在紫氣當中。

    天魔現世,必有魔族前往助陣。尤其對于那些魘魔來說,天魔是他們的向往,是他們畢生為之奮斗的目標。是他們“誕生”后共同的宏愿。

    六道輪回里,無論天魔成功與否,都有不計其數的魘魔前仆后繼地死在助陣當中,單論這份精神倒也令人咋舌。

    然而為魔作倀注定不容天地,如今封咒已解。奉天之命,全力清剿所有助陣魔眾。

    胡瀅完全沒理會這些事,德明帝傳達信息都沒聽見,全心全意都在對付天魔上。

    只是無論她刀勢如何猛烈,總會被對方化解。她非但沒有放棄,反而更加不惜余力地攻擊,只是越努力越凄涼。或許是體力逐漸跟不上,好幾次她的刀鋒都在天魔身側揮斬。

    天魔甚至笑帶憐憫:“放棄不是你的罪過。”

    “放過你就是罪了!”胡瀅怒目:“我雖然懂得人類知識不多,也知道人人得而誅之什么意思,你就是那啃了莊稼還撒歡禍禍地的野豬,遇見就該燉成豬頭肉!”

    這番牛頭不對馬嘴卻又迷之話糙理不糙的解釋讓緊張壓抑的氣氛有那么一瞬間尷尬。

    因為想笑又覺得不妥,生生憋得面紅耳赤,打嗝兒一般氣往上一股股地拱。仿佛迷了路的屁。

    真是尷尬啊!

    天魔冷笑:“你也就耍耍嘴皮子,神女到你這程度可是可憐。”

    胡瀅突然樂了:“我知道我是半吊子神女,恐怕沒有以前那些英明神武,一上場就把你揍得滿地找牙。但老話說的沒錯,別太得意,不然陰溝里翻船死得難看!”

    天魔臉色一變,驀然間發覺不對勁。他竟然沒辦法動彈四肢,低頭一看,手臂腳踝竟然變作了金子!

    胡瀅那些看似威猛的刀勢壓根就不是奔著要天魔命去的。她很清楚自己未必拼得過,而她的優勢本來也不是硬剛。刀走游龍,暗藏玄機,將天魔身側水汽匯聚起來附著在他四肢百骸上凝成金屬。

    再厲害的魔,動都動不了還能滅什么世?

    金質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蔓延,經過特訓后的胡瀅,已經可以加固這層金殼的硬度,別說神兵利器,就是九天玄雷也劈不開。

    天魔急得掙扎,運功抵抗,終于將金質凝聚控制在整個手臂與膝蓋部位。

    然而他已經沒法動彈,消滅他已經成為必然。

    可沒想到,卻有人制止了胡瀅。

    “瀅兒!等等。”

    秦翎墨起身走過去,地獄陣裂口已經封閉。

    胡瀅不解:“墨墨你做什么?先讓我殺了他再說!”

    “你殺了他,他也是重入輪回。天魔是無法徹底消滅的。”秦翎墨望向臨春神君:“我說的沒錯吧?”

    “是啊,天魔永遠潛伏在三界眾生,六道輪回當中。有光必有影,天魔是天地的暗影,除非三界崩塌,生命滅絕,不然天魔永遠都在。”

    “并且天魔死一次輪回一世就會積攢力量對吧?”

    臨春點頭:“沒錯,所以每隔上十幾世的天魔降世都是場大劫難,天地重回混沌初開都有可能。”

    無法動彈的天魔叫喊:“你們永遠不能消滅我!要么殺了我要么看我降世!”

    秦翎墨回頭看著他微笑,如此俊美的面容笑起來有驚人之艷。然而天魔跟他不熟,不然肯定明白自己已經大難臨頭。

    “不殺你也不會看你禍亂天下的。既然你只要轉世就能積攢力量,那就讓你活也活不了,死也死不成吧!”

    !!!

    天魔瞪眼,忽然心中發涼。
双色球最大复式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