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番外2孤寂——番昊(書號:220440

番外2孤寂——番昊

作者:小葉芹
    草原,昊和澤坐在篝火前。

    昊抓著馬鞭一下下輕輕拍擊著手掌,顯出猶豫不決來。

    “昊,不能再猶豫了。田和隼已經接觸了,孫也過去了,隼還送過去那些羊。田分明是想與隼交好,隼也有那個意思。你真想等他們熟悉了?”

    澤看著昊道:“田那個人最是會抓住機會,若是被她了解到隼比你強大,說不好就會轉而與隼結盟的。你看她將孫和仇都派過去了,分明是想要了解隼,說不定也有轉而投奔過去的想法。真要這么做了,我們……可就更不占上風了。”

    昊臉色陰沉下來。

    他知道澤說得對。說不清從什么時候開始,他和田之間的距離忽然就大了起來,看不到田的時候,他心心念念地想著,可一看到田,就從她的臉上看到了疏離,所有的熱切就全被她的疏離驅散得干干凈凈。

    他不止一次想過干脆就將田拽進帳篷里,可是一想到之后她看著他的眼神,心就會涼下來。

    不見,他還覺得與田雨辰有一點溫馨,而見一次,這溫馨就少一次。

    現在,他竟然不敢相信田雨辰了,就如澤說得那樣,一旦田雨辰與隼聯系了,田雨辰說不定就會帶著她所有的人投奔過去。

    田雨辰要的是草原的霸主,誰是霸主,她就會輔佐誰,追隨誰。

    “你猶豫什么?”澤看著昊不說話,著急道。

    “孫和仇在那邊,一旦打起來……”昊沉吟著道。

    “你還管他們?”澤惱火道,“真等到隼有準備了打過來,田會為你考慮?他們和我們不是一樣的人!”

    見昊還是下不了決心,澤搖搖頭,“你若真放不下田,回去就將她扛帳篷里。她要再不遂你的意,那,也就不能怪你了。我們對他們,仁義盡致了。”

    我對她,確實仁義盡致了。我所有的一切幾乎都與她共享,她呢?昊使勁閉了下眼睛。

    我對她仁義盡致了,她對我呢?她是幫助了我,輔佐了我,但正如澤說的那樣,一旦有個更強大的人出現,她必然會義無反顧投身過去的。

    到現在,我了解的她幾乎都了解了,而她的秘密,還是留在心里,不曾吐露過半分。

    算了,她不就是要看到草原的霸主嗎?那我就讓她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一將功成萬骨枯!她的人,也將是我成功路上的踏腳石!

    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給豹奴去信。”

    黑夜,馬匹上包著厚厚的氈子,他們摸了進去……

    計劃幾乎沒有破綻。

    狼奴送來所有的鎧甲,吸引了隼的人,隼在等待鎧甲到手才開始布置。誰也不會想到,鎧甲才是誘餌,真的勇士,不會被那些死物束縛了手腳。

    拜田雨辰和劉華所賜,他學會了陰謀詭計,戰爭對他來說,已經不僅僅是交戰了。

    這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針對大帳內完全沒有設防的首領。內部開始的屠殺與外部的攻擊同時開始,烈焰之下,伴隨的是投降不殺的呼聲,漸漸響徹整個營地。

    天明之后打掃戰場,他見到了孫政岳和仇樸任的尸首,卻分辨不出來是哪一方殺的。

    他們必然是從帳篷里跑了出來,才慘遭殺戮。但是留在帳篷里,怕也會是成為一具焦尸。

    整編隼的人手耗費了昊大量的精力和時間,還有就是,他無法面對田雨辰。田雨辰那般在意她的那十幾個人,為了他們的安危殫精竭慮,哪怕他們并不是很在意她。

    昊其實是有時間等待孫政岳和仇樸任的離開,只是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神女的傳聞開始出現在草原中,田雨辰只能是他的。

    如果田雨辰不能是他的,那么,誰的也不能是了。

    昊知道他變了,不再是田雨辰最初遇到的那個昊了。但誰沒有變化呢?誰接觸了田雨辰會沒有變化呢?昊從來不認為自己會被情愛所羈絆,也不認為田雨辰會是這樣的人。

    事實證明,他沒有看錯。

    在田雨辰知道了神女的封號之后,她沒有任何抵觸地接受了。只是,他們之間再也不會回到過去了。

    田雨辰究竟要的是什么?

    昊不止一次思索,回憶從認識田雨辰以來的點點滴滴。

    田雨辰愛的是權勢嗎?那么嫁給他,和他一起并肩,不久的將來他們會一同成為草原的霸主,草原的一切都會是他和她的。所有的一切他都可以和她分享。

    但田雨辰用那樣疏離的目光看著他,讓他遠遠止步,將他推得越來越遠。

    田雨辰要的是知心愛人嗎?為了愛情不管不顧?那,難道自己不是最合適的人選?沒有人比他更了解田雨辰了,而他根本不介意對田雨辰敞開心胸。

    難道就是因為他們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昊一直不想承認這一點,可是他心底不時浮現這個念頭。

    可能田雨辰真的是上天給予他的神女,只為了成就他的霸業。

    “因為陌生所以相互吸引,因為了解而放棄。”劉華的侃侃而談曾經吸引他,如今,也是他厭惡劉華的理由。

    劉華好像什么都能看透,可他可有看透,他已經對劉華有了殺心。

    “不可否認,田雨辰是一個出色的女孩子。我們十幾個人當初可以有兩個選擇,一個是留在山洞,自生自滅,至少我們一個冬天都不會缺衣少食,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會更能適應山林生活。

    但田雨辰力排眾議,選擇了現在這條路,我們幾乎不再有損失,當然,孫政岳和仇樸任的死是個意外。”

    昊看著侃侃而談的劉華,心里一點點出現狠辣。

    他與田雨辰之間的距離,就是從他護住了劉華開始的。他當初沒有殺劉華,現在沒有理由,但他會找到一個理由的,他一定會殺了劉華。

    “但她太自負了,她沒有那么大的能力駕馭她的權利。并且,她對固有的念頭太過執著了。太過得隴望蜀。這一次昊你如果沒有當機立斷拿下來隼,以后……”

    昊的神色一沉,劉華了然地笑笑,收回了后邊的話。

    自負的是劉華,劉華從來沒有給昊做過任何具體的事情,憑什么以為可以一直在他的羽翼下。

    昊沒有等多久,劉華就給他自己找了一個陷阱。

    若是以前,他會將留下最后一口氣的劉華扔到田雨辰的腳下,告訴田雨辰他會滿足她所有的愿望。可現在他不會了。他做不到滿足田雨辰所有的愿望。

    他陪著田雨辰走過她所有生活過的足跡,看著田雨辰和苗人古回憶他們的過去,沒有他的,之前沒有以后也不會有的回憶。

    每走過去一處,昊就感覺田雨辰在他面前朦朧了一些,以至于每一個休息的夜晚,在田雨辰熟睡之后,他都忍不住來到田雨辰的身邊觸碰她一下,想要確認留在這里的還是一個完整的人。

    他眼睜睜地看著田雨辰的情緒越來越低落,眼睜睜地看著她慢慢地絕望。

    那一次安坐的夜晚,昊忽然明白了田雨辰的心,因為在她挺直的后背上,他讀到了孤寂。

    這是昊第一次讀到了孤寂,而之后,這種孤寂不時在他心里縈繞,每一次,他都會記得那個夜晚,那個倔強挺直的后背。

    而更遠的之后,昊也漸漸懂了這種孤寂。很多次在黑夜里,他也會那么孤寂地獨坐,將自己隱藏在黑暗中。

    ——完結。

    田雨辰會放下心里的執念嗎?會拋棄對愛情最后的幻想嗎?可能隨著時間的推移,年齡的增大,田雨辰會一點點降低自己的要求的。

    但,所謂的曾經滄海難為水。只有經歷了才會知道,執念不是那么容易就放棄的。

    最初的田雨辰只是一個滿腦袋幻想的初三生,哪怕面對死亡的威脅,滿腦袋里還是對生活的憧憬和渴望。

    她對她原本的生活并不滿意——那樣的年齡,那樣的成長過程,又深受的“荼毒”,她怎么可能懼怕死亡和改變呢?

    她應該一直將自己的生活當做電影電視和,一直想要過理想的生活。所以,在那樣艱辛的生活里,她才一直抱有希望,一直在努力,希望和所有里的穿越人士一樣,有個輝煌的一生。

    如果沒有苗人古,田雨辰可能早就死掉了。

    正因為有苗人古這個知心的至交好友,可以一同共進退,彼此付出包括生命在內的一切,她才堅強地走過來。可以說,苗人古的出現滿足了她內心的幻想,也因為苗人古的知心,他們的互相扶持,互相陪伴,才一路能走下去。

    然而友情并不等于愛情。

    田雨辰對愛情的要求是標準的要求。

    因為她不懂得愛情。

    里的愛情和現實不一樣的。

    所以,確切的說,田雨辰根本就沒有愛過昊。她只是以為她愛上了昊。

    那么,她后來會愛上苗人古嗎?會和苗人古相伴一生嗎?這個,誰又能知道呢?

    我還是以為兩個人是至交好友的比較好,因為這樣不會對對方要求太高。

    人生么,不如意十常**。

    人生哪里能事事如意呢?

    也許有缺憾的人生才是圓滿的。

    就如這本《謎失》,沒有最為圓滿的結局,但也留下了一點點對未來的希望和憧憬。

    ——感謝我的編輯罐罐,為這本書命名。

    ——感謝我所有的讀者,陪我一路走來。

    ——感謝所有的書評。每一條書評我都認真過,有些反復看過多次。正是大家的、期待,讓我充滿信心地寫下去。

    ——感謝這一年來的每一個日日夜夜,因為有《謎失》而充實。

    最后,小葉芹還會再來的,期待與大家再次見面。
双色球最大复式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