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完08章:塵埃落定(完結)

作者:云蒹葭
    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

    云飛雪也不甚清楚,但她可以隱約猜到。

    二皇子都出此下策來抓她,肯定是事情已經到了十分焦灼的時刻,二皇子要用她來威脅她父親以及萬俟靖。

    可惜這件事情被陳修華得知,拓跋輝從陳修華那邊知道這件事情就把人半路截胡。

    這種時候她爹不知道要急成什么樣子,而拓跋輝……打算把她怎么辦?

    她猜得沒錯,她爹那邊是快急瘋了。

    當云敬敏回到家中,聽到蘭芝院的下人冒死來報說云飛雪去宮中至今未歸。

    云敬敏當時就震怒了,直接去蘅蕪苑那邊問清情況,后一言不發的帶著云行琨和三房的丫鬟婆子以及些許資產搬出云府,直接住進他還為整修好的府邸里。

    云老夫人跟云相國對此并未阻攔,只有云大爺和云二爺象征性的送了一下,但這種象征性的遮掩行為并未阻止留言的甚囂塵上。

    一時之間京城都在傳說云家是否出了大事,同時也有一小部分留言說云十姑娘被人劫走,名聲盡毀。

    對此云敬敏表示云飛雪生病臥床,外面的純屬無稽之談。

    但無風不起浪,云敬敏的態度始終無法讓所有的有心人都放下這件事情。

    同時據傳,云敬敏還曾去過杜家,跟杜家發生過一場極大地爭執。

    同時也就在此時,北魏拓跋輝正式派遣使臣求親,對象是——云飛雪。

    萬俟峰對此事留中不發,并未表明支持與否的態度。

    與此同時,他真正做了幾件震驚眾人的事情——

    改九品中正制為科舉制。

    立萬俟靖為太子。

    云家、楚家以及其他世家莫不上書抗議,極盡所能的抨擊萬俟靖的為人。

    拓跋輝聽到這個消息后沉默良久,轉身去了云飛雪所在的地方,對她說了這些消息,之后冷冷一笑:“算你說對了,萬俟靖……真的當了太子。”

    她微微一怔:“真的?”

    萬俟峰終于能夠頂住四大家族的壓力了?

    “萬俟靖,到底有什么好?”拓跋輝聲音很冷:“值得你這么對他?跟我去鮮卑……他能給你的,我都能。他不過是太子,可以被廢掉的太子。我是皇帝,我是北魏的皇帝。”

    她輕嘆一聲:“這跟地位無關,只是……你我生長環境不同,民俗文化皆不相同,你我相處不過短短幾日,如何能決定漫長的一輩子?”

    拓跋輝盯著她不說話。

    “說的再直接點,你喜歡吃的我不喜歡,你喜歡的節日我聞所未聞,你的生活習慣跟我完全不一樣,我們兩個人是沒辦法生活在一起的。”她語調柔和耐心的對拓跋輝說:“這都是非常現實的事情,不是感情可以解決的問題。成親是兩個人要在一起生活,所以門當戶對真的很重要,你我生活環境完全不一樣,我們……是沒辦法生活到一起去的。”

    她試圖用一種現代人的觀點來說服拓跋輝。

    拓跋輝抿緊嘴唇,只覺得她說的都是一派胡言,但仔細聽來……卻又偏偏的十分有道理。

    他一甩袖子,一言不發地扭頭走出去。

    燈燭夜下,拓跋輝仔細地想著云飛雪之前說的事情。

    漢人貴女皆是嬌滴滴之輩,就算到了鮮卑也無法適應鮮卑的生活,很多嫁娶鮮卑的漢人貴女沒幾年就香消玉損。想來……原因跟她說的很像。

    他們的一切習慣都不同,真的能生活在一起嗎?

    拓跋輝還沒思考清楚這個問題的時候,萬俟靖就找上門了。

    萬俟靖帶了一些人手,悄然無聲地圍住拓跋輝的住處,拓跋輝見此情況并不意外,只是冷淡地問:“你是如何找到這里的?”

    萬俟靖:“飛雪一出宮就有人告訴我這個消息,彼時無論是我身邊還是云大人身邊都危機四伏,在你這里反倒最安全。”

    拓跋輝的臉色一時之間變得很難看。

    萬俟靖繼續說:“想必你也是因為知道她可能遇到的危險而擄走她的對不對?”

    拓跋輝聲音森冷:“你不怕我真的對她如何?”

    “我不怕。”萬俟靖微微一笑:“你雖是異族,但不會趁人之危,我并不認為對于所有人都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謝謝你這幾天照顧她,作為報答,我也會幫你的。”

    拓跋輝冷冷地說:“你要如何報答我?你就算找到這里來,不怕我拿她做人質?”

    “作為報答,我放你走。”萬俟靖平靜地說:“你是北魏皇帝,如果落到我們手中,北魏必定大亂,我大周未必不能趁機吞并北魏。但是為了她的安全,我能放你走,放你平安無事的離開建康,離開……大周。”

    拓跋輝這次是真的震驚了,他不敢置信地看著萬俟靖:“你能做到這一步?”

    “你為了求娶她愿意割讓利益,我為了她的安全放你走有何不可。”

    拓跋輝沉默的站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兒,慢吞吞地說:“她前兩天跟我說了一個很荒謬,但也很有道理的事情,她說,門當戶對是很有道理的。”

    萬俟靖平靜地看著拓跋輝。

    拓跋輝讓身邊的隨從將他的人都叫出來后對萬俟靖說:“我將我的人都帶走,希望……你能好好對她。”

    “一定。”萬俟靖面帶淺笑。

    不同于他往日的似笑非笑,是一種真正開心的淺笑。

    云飛雪看到萬俟靖來救她后一點也不奇怪,只是問:“拓跋輝呢。”

    “放走了。”他輕描淡寫地說。

    她張大眼睛,不敢相信萬俟靖的話,萬俟靖主動放走拓跋輝?

    這意味著什么……

    土木堡事變明英宗落入韃子手中,明朝頓時大亂,幾乎覆滅,而萬俟靖居然放走了拓跋輝。

    “他救了你,我還他人情。”萬俟靖伸手拉住她,忽然一把抱住她:“從此之后,你就是我一個人的了。”

    她只覺得腦子有點蒙。

    “我五姐姐他們怎么樣了?”她坐在馬車上,問坐對面的萬俟靖。

    萬俟靖懶懶地說:“沒什么,立刻成親發配西北,無召不得入建康。”

    “四……”

    萬俟靖還沒等她問完就說:“四弟封王,軟禁建康郊外,是否放出去看我心情。”

    “大……”

    萬俟靖皺眉:“你問題怎么那么多。”

    她靜靜地看著他。

    他無奈地說:“大公主沒什么,我就是安排她嫁人而已,跟杜耀華嫁去兩個不同的方向,此生……永不再見。楚貴妃遷入冷宮,好了還有要問的嗎?”

    她默默抿唇,問出了最后一個問題:“云家,怎么樣了?”

    萬俟靖垂下眼瞼:“云相國主動辭官,由右尚書,也就是父皇扶持的官員接任丞相之位,但你父親沒事,官加一級。”

    萬俟峰以云飛雪早就定親來拒絕拓跋輝的求娶,拓跋輝對此并未表示反對,只是又遣人送國書主議和互通貿易之意。

    萬俟峰應允。

    次年,云飛雪和萬俟靖成親,封太子妃。

    后三年,科舉再開,宋家書院數人得中進士,一時之間,宋家名聲大顯,云敬敏也在朝中位居高官,反倒是從前的云家韜光養晦。

    但一筆寫不出兩個云字,云家始終在朝堂之上占據重要地位。

    再兩年,萬俟峰主動退位,萬俟靖繼任皇帝,封云飛雪為皇后,后宮之中獨她一人。
双色球最大复式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