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165蒼天饒過誰!(書號:220446

165蒼天饒過誰!

作者:長耳朵兔子
    汪夢然趕到急診室的時候,果然大老遠就聽見了小嬸哭嚎的聲音,大概是嚎的久了,都有點破音了,汪夢然心里冷笑了一聲。

    汪達把人女孩肚子搞大了還出了這檔子事兒,小嬸再哭再鬧有什么用,人家女孩是受到實質性傷害了,女孩家肯定不會善了。

    這就叫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回,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

    人賤自有天收,這不是自己還沒對付她呢,他們就得報應了。

    汪夢然也知道此時此刻自己的內心惡意滿滿,并且看到小嬸這樣子還有點忍不住想落井下石,但她真的不太像控制自己,當一回惡人又怎么樣?

    孔圣人都說過了,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平時他們背地里干了多少虧心事,她不過是順便踩一腳,也可以說得過去吧?對付極品就得用非常手段,心軟了,就只能被欺負。

    像是下了什么決定一般,汪夢然握住了拳頭,悄咪咪地接近急診室,等她走得近了,就看見小嬸坐在地上,披頭散發的拿出農村婦女撒潑的勁頭,又哭又嚎。

    “喪盡天良了——我們汪達這么好的孩子要被你們誣陷,看我們好欺負就來訛錢是吧,這還有沒有王法喲——”

    小嬸就這么坐著,一邊有護士有保安在邊上勸,小叔皺著眉頭站在邊上不知所措,汪達顯然是被揍了一頓,臉上掛了彩,整個人被小嬸有意識的護在身后,垂頭喪氣的樣子如喪考妣。

    對面大概是女孩的家長,男人捏緊了拳頭,女人也是氣得直發抖。

    “你家兒子欺負了我女兒,把她搞成這樣,你們還反咬一口,真是不要臉!”

    沈曼華一聽這話,精神了,“不要臉的是你們閨女,勾引我兒子不成,不知道跟誰搞出來的孩子,還要賴在他頭上,你們要是要臉就別跟這兒窮折騰了,收拾收拾趕緊回家吧,這樣拋頭露面也不怕人家在背后笑話你們,呵,你們閨女的名聲就毀在你們父母手里了。”

    女孩兒父母沒想到沈曼華還能這樣狡辯,而且狠狠地戳到了他們的痛點上,旁邊站著的兩個女同學也看不過去了,隔空對汪達喊話,“汪達你是不是男人啊,敢做不敢當,漫漫真是瞎了眼才會跟你在一起!”

    汪達眉頭動了動,又狠狠地糾結成一團,可見他對女孩并不是一點感情都沒有,可是現在的問題是……他沒想到事情會搞成這樣,醫生剛才的話猶如閃電一般都快把他劈焦了,他現在特別后悔,是他毀了她。

    他知道那個孩子是他的,可是他不敢承認,他才17歲啊……若是承認了這事,他會被拖入泥潭,這輩子都不會翻身了。

    所有人不管說什么,他都當做沒有聽到,仿佛只要這樣,一切都沒有發生似的。

    那邊的兩個女生見他屁都不敢放一個,心中也悲憤起來,其中一個女生揚聲說,“這事我們能作證,我們全班同學都能作證,漫漫和汪達是在談戀愛,漫漫還偷偷告訴我,他們在一起了。”

    “閉嘴吧你們,這里面有你們什么事兒,看你們穿的這衣服吧,也不像什么正經女孩,”沈曼華站起身,指著女孩的短褲,嘖嘖了兩聲,“沒有證據的事,由不得你們捏造。”

    汪夢然站在門后,覺得小嬸大概是瘋了,兩個人談戀愛怎么可能沒證據,況且這個年紀的女生少女心滿滿,以她的經驗來說,搞不好證據一抓一大把。

    就像她曾經把所有陳堯發給她的短信都保留了下來。

    果然,另一個女生這時候就弱弱地開了口,聲音不大,但在場的每個人都聽得清,“漫漫有個筆記本的,會記私人日記,汪達給她發的短信我們也見過,還有……一些照片,都在漫漫另一個號碼的手機上。”

    女孩的話音剛落,沈曼華的身子一頓,臉色變得異常難看,回頭瞪了汪達一眼,汪達低下頭不敢吭聲。

    汪夢然倒是挺樂呵的,小嬸這算不算是——求錘得錘?

    你不是說沒證據嗎,這不人家就拿出證據來了?短信和照片這兩樣真的是實得不能再實的實錘了,任何狡辯都顯得蒼白無力。

    小嬸這邊的氣焰下去了,女孩媽媽這回來了底氣,拉著丈夫的胳膊厲聲道,“我們報警吧!要讓這一家子混蛋付出代價!”

    小嬸一聽就翻了個白眼,“就算你閨女和我家汪達在一起了又怎么樣,你情我愿的,出了事也是意外,怎么要賴到我家頭上?”

    女孩媽媽被沈曼華的無恥震驚了,嚷嚷著,“報警,報警,是不是跟你家一點關系都沒有,讓警察來說!”

    小嬸就是個混不吝,可見一點也沒覺得有什么可怕,汪夢然眼看著情況對女孩家不利,這個時候自己再不出手可就說不過去了。

    于是她趕緊從門外沖了進去拉住了女孩媽媽的胳膊,“不行,不能報警!”

    沈曼華也不知道汪夢然是從哪躥出來的,看到她攔在對方面前,覺得好像又有了底氣一般,“有本事就去報,鬧大了,看看到最后是誰家丟人!”

    “別啊,小嬸,你這不是把汪達毀了嘛!”汪夢然又回身攔沈曼華,聲音放低但是也能讓汪達和小叔都聽到,“小嬸你懂不懂法啊,汪達他們兩個都是未成年人,兩個人發生關系,不管是不是自愿都算是強奸,只要人家來告你,一告一個準!你不能為了逞一時威風,讓汪達去蹲監獄啊,那他一輩子就毀了!”

    “不……不可能,汪夢然你是不是故意嚇我?”沈曼華被汪夢然的話驚出一身冷汗,三白眼緊緊地盯住汪夢然,自己連連顫聲,“你哪會這么好心關心我家汪達,對對對,你肯定在騙我。”

    汪夢然臉上裝出一副焦急的樣子,看著沈曼華微微顫抖的身子,就知道她已經信了幾分,趕緊又加了一把火,“上個月不是隔壁省那個案子都登了新聞了,您沒看啊?再說了爺爺現在馬上動手術,要是汪達因為這事兒鬧大了再進去了,爺爺氣出個好歹來可怎么辦?最重要的是,汪達還這么小,就有了案底,大學也上不了了,搞不好還要被學校開除。我看女孩那邊也不想鬧得人盡皆知,小嬸你就說點軟話,別激怒人家,這事兒私了了吧。”

    沈曼華看向汪建強,后者聽著侄女的話也是冷汗連連,有點六神無主,汪達這會兒還木沒緩過神來,更提不出什么意見,沈曼華咬了咬下嘴唇,她還真不敢拿汪達的前途去冒險,可是私了?恐怕也不是這么容易。

    沈曼華轉了轉眼珠,把主意打到了汪夢然身上,臉色非常難堪:“小然,你也知道我們給你爺爺治病拿了不少錢,女孩那邊肯定會往多了要,這可怎么辦?”
双色球最大复式182